藏书捐赠不应被界定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9-29 浏览:
  获得耶鲁大学辛德仁奖的布罗斯基竟将藏书捐给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在很多人看来,这一行径令人匪夷所思,不得其解。而在我看来,布罗斯基这一做法却值得肯定,藏书捐赠不应拘泥于某一方,更不应被简单界定。
  首先,耶鲁大学和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均具备藏书捐赠受体的资格,但从布罗斯基曾接受过耶鲁大学辛德仁奖的渊源来看,耶鲁大学似乎更有资格,理应得到捐赠。但果真如此吗?就因耶鲁大学更具有资格就应捐赠给它吗?我看未必,从教育资源和资金链来看,耶鲁大学作为一所世界顶级名校,更易收到捐赠者的青睐而得到更多的捐赠;而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它的名气没有耶鲁大,捐赠来源和资金链也就没有耶鲁多。这就是所谓大学教育之间的倾斜,而为了达到平衡的目的,藏书捐赠更应向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靠拢,以达到教育资源的有效分配。
  其次,图书作为一种文化资源本无捐赠先后之分,更不被捐赠者简单界定在捐给哪一方,如果每一个捐赠者都偏向耶鲁大学,那么如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这类学校的教育资源就愈加枯竭了。有句话说得好:百花齐放才是春。只有众多学校的教育资源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均衡,学校才能有效发展,教育才能有所前进。如果只有耶鲁大学捐赠式的一枝独秀,未免太过凄凉、萧索。因此,布罗斯基的做法更应被提倡,而不应被反对,唯有捐赠的适度,才能促进高校间的教育常态发展,教育机制方能发挥其本应有的效用。
  最后,藏书捐赠给密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等这类学校,更易实现这类学校向名校看齐,使其积极创新,锐意进取。不可否认,像耶鲁大学这类名校拥有更好的资源,具备所谓的“名校效应”,但小众化的学校也应得到关注,理应得到尊重。布罗斯基正是出于这一点,契合教育理念,才将图书捐给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
  因此,我认为,藏书捐赠不应被简单界定!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

Copyright © 沙巴体育_文学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