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事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9-29 浏览:
这家酒馆,会烧猪肉。厨头儿很懒,早上烧一大锅肉,用炭温着,谁要吃了,叫小二去夹几块。早上去吃不够味儿,晚上去吃没嚼头,中午去吃最好。当家的就提了午肉价,吃的人多是富人家。可生意最火的还是晚上,由于午肉过贵,吃的人少。都余一堆肉了,第二天就废了,当家的又压了晚肉的价,使之能销去。
  如此,晚上去吃的大多不富。
  晚上我妈煮上饭时,我爸有时去酒馆提些温黄酒,又和那些人说着些事,我和那儿的小二挺熟,这时便会在旁唠儿个几句。小二卖完肉后很无趣,只等那些人全吃完,那些人却重在聊话非重猪肉,紧喝慢吃地享受着。
俗事
  今天,我又跟小二在唠,小二实在无趣,只好跟我这个小屁孩说些话了。
  “嘿嘿,小六儿,你昨天是不是没去老先生那儿读书?你爸多半是抽你了吧,你爸昨儿来说了,你以后再不去,要你去挖煤呀!唉呀!你这把木剑有些奇特!”
  小二指我手上的木剑,打趣。
  “我爸削的!”提起这剑,我几分得意。
  “唉呀唉呀!你这有点像那个李白……不!李太白呀!”小二笑。
  “李白我知,这李太白是啥?”我是不解。
  “要你不去读书,这李白也就是字‘太白’呀,同一个人!”小二颇得意!
  “去!你个小二,懂点儿啥的乱显摆!”我有点恼。
  “嘿!小二,又讲大道呢!”后面走来个华衣彩帽、相当之胖还有串八字胡的人。这是贾老板,他正欲来喝点温酒。
  “老贾,看你说啥话!我倒要批批你!前几日你是不是用点儿小钱收了张傻个的瓶子?”张傻个是张家的大少爷,脑子有点问题,败完了家产,还剩些个古董,贾老板常去收。一般都唬那傻子,有好值钱的都低价收去。
  “你这种凡夫俗子懂什么!这才叫生意人!脑子!脑子!唉呦!小六儿你这剑儿不错!以后也是要‘仗剑远行’啊?”贾老板也打趣。
  “我先劫了你个奸商!”受贾的玩笑我气,拿剑往贾的肚子上劈。
  “呦!呦!真疼!”他笑得放肆,拿了黄酒后便去聊天了。
  “六儿!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呀!”小二笑。
  “你告诉我什么意思!”我也烦小二的卖弄,就为难他。
  “这……这就是贾老板那种人你不能学,要学我这种人!多点学识做好人!”他简直像先生一样训我。
  “‘仗剑而行’呢!”我愤,四书五经简直是一堆的鬼画符,明是人字我却识不得。
  “读书可是好事!李白……不!李太白仗剑而行之前,不也是有读书吗?读书才是大道,做先生也不错,先生,先生!嘿!如此而行,懂吗?”他又像个先生一样了。
  “六子!回家!”父叫我。
  “六儿!记得明儿要去读书呀!”小二又笑。
  天黑了,走在街上,看来明天要问问老先生“李太白”是怎么回事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

Copyright © 沙巴体育_文学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