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我做主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9-29 浏览:
  母校耶鲁大学设立的辛德仁奖将冠军颁给一位收藏《火车时刻手册》这类书籍的学生,而藏有著名作家福克的作品的布罗斯基却名落孙山。后来他将自己的藏书捐给了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而不是自己的母校,这会是报复吗?
  诚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布罗斯基之举难免有报复一说,报复的便是当年之辱,自己的收藏书竟比不上《火车时刻》等一些应急的书,而这一报复就会让他感到快乐吗?如果是,那这种人的藏书又有何可羡慕?书籍不过是一本本摆设,不要也罢。他又谈得上什么著名藏书家?说到底,他只是懂得买书的人,而不是能理解他为何买书的虚伪珍藏家。不是人人都能称得上著名藏书家,但人人都会买书,有的也许只是为了升值,装得一副很有格调的样子。
  布罗斯基是著名的藏书家,每本书都犹如他的孩子,让他珍藏,让他去爱护,而真正懂得爱书、藏书的人,是不会将书作为自己报复的工具,用来发泄自己心中愤恨的伪藏人。书的世界将洗涤他的心灵,远离尘世的喧嚣,带来灵魂的宁静。中国古话有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想必布罗斯基也能体现到这一句古话的真谛,而让他继续在书的世界里扬帆。
  而布罗斯基为何不将心爱的藏书交给母校呵护?首先考虑的是母校是否符合他所藏书的理念。当初他所藏之书亦为经典,却在《火车时刻》这一类书上落下阵来,恐怕是他所藏之书不符学校择书的实用观念。而在其他学校,冠军之座非他莫属。其次,他希望把书托付给能将书得以完好保存,得以利用的学校,书用来读才是其存在的意义,但爱书心切的他又不忍让书受到破坏。综上考虑,布罗斯基将他的爱书捐给了东南密苏里州大学,而放弃了母校。
  布罗斯基对于捐书这一问题恐怕考虑得更多,他又何妨不知道他这举动将带来多少舆论,他的心是疲惫的,他只是想将书分享,而分享的对象不是母校而已,因为他理想的分享对象是密苏里州大学。然而书是他的,他才有书的决定权。而旁人妄加干涉,多加言论,造成困扰,他们洋洋得意,却为何不去考虑看什么书能让自己的心宁静,让世界多一份平静。中国不乏出现“逼捐”“逼道歉”的情况,他们忽略了人人平等这一基本的道理。
  我的书,我做主。布罗斯基按自己的初心去做,这是他的权利,也是他的决定,旁人请勿干涉,也无权干涉。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

Copyright © 沙巴体育_文学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