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9-28 浏览:
老师

其实我很早便想写一篇文章来感激我所尊敬及感谢的老师,因为除此外我找不到任何方式感谢他们。我的老师们辛苦哺育我们,我若不做些什么,实愧疚。

在此,我特别举例三师。

善目生花尽于林

小学一年级,我是班尾差生,连简单的试卷都难及格,有些老师劝我妈让我去复读幼儿园。

林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她并不十分美丽,最开始给我的印象是她写得娟丽的字,像倾国之姝。当时我单是拼音便写得狗爪飞扬,开始时,老师叫我多练多习,我却只顾玩乐,事竟抛颅后。老师便叫了我到办公室,叫我把字贴拿上来,便写了下排拼音过来,又去墙角牵了一把小椅子,叫我在茶桌上写。我写了又写,依旧是潦草不堪,老师却不怒,笑:“跟个土豆一样!”倒是我气了,接过本子写,倒是这次,不急不慢,写得算工整。

后来,老师每天皆叫我留下写十分钟拼音,于是我拼音竟是写得有些模样了。

二年级时,林老师还送我几本本子,是奖励的,印着中国几所名牌大学,从此我便更有干劲了。可惜,终是难以在小学便出人头地,到了中学,更是平庸,真是愧对林老师了。

暗智明谋尽于忠

如果把忠哥放在春秋战国,很容易被人看出这是个阴谋家。

这当然是玩笑话。忠哥是我们现在的班主任,工于语文。

忠哥的眼睛跟语文书中的“托尔斯泰”似,我没见过托尔斯泰,更不可能挖他坟,但忠哥的眼睛里,真的封着一个宇宙,深遂无比,若是被盯上一眼,便有被吸走之感,这点,我和我同学皆有此感。

初看忠哥,有点像电影里的老大,又像深测不露的武林高手,几分懒气,几分智慧。

忠哥上课很让人放松,有时像评书。上次讲到抗日,竟像直接挑着一机枪扫射,看得我捧腹大笑,至今仍回味无穷。

侠骨正气尽于苏

我最喜欢的作家是金庸,最佩服的老师是苏大师。

大师有一种傲然不群的骨气,侠骨。侠骨不是一朝一夕便有的,像忠哥也有自己的一副侠骨,金庸也有。

上大师的课,我们却难能放松。除了有时几个段子,否则我一般都紧张,怕被来一击“打狗棒”佐以“降龙十八掌”,我命薄,挨不了。

大师是个很有个性、很有独解的老师。受于大师影响,我也开始找路,找到自己的方向。大师让我看书会挑,尝试新文体,诗词散文,拓展边界。我文学启蒙之师,不可忘也。

收笔。老师不能白教,学生不能白听。或许我现在无何回报,那便此文作誓,再看将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

Copyright © 沙巴体育_文学社 版权所有